杀手张鄂棠:我不做恶人好多年

向杀手致敬,立即捐赠“困学守望”! 捐赠方式见页尾

你不知道张鄂棠?那是因为你太小!张鄂棠者,与倪其道、朱栋培、李百浩齐名,并列中国科大四大杀手。张鄂棠在科大任教的20多年里,让学子避之唯恐不及,闻风丧胆。

我是张鄂棠,我恶名昭彰!

1995年退休后,张鄂棠成为江湖上遥远的传说。他隐于合肥,深居简出自称“宅老头,基本不去数学系,也不用手机”。网络上没有一张张鄂棠先生的照片,也没有他的简历。只有《十年夜雨》《那些杀手都很冷》关于张鄂棠的恐怖段子四处流传。

直到2016年荣获困学守望“育人终身成就奖”。把一票人到中年的科大人吓了一跳。“是的!我是张鄂棠,我恶名昭著!”——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致电祝贺荣获困学守望“育人终身成就奖”时,张鄂棠老师回答。

张鄂棠永远直言快语。新创基金会迷糊的是张先生到底是“张鄂堂”还是“张鄂棠”?网络上查到的姓名都是“堂”,而老先生填的表格却是“棠”。当在电话中被核实这个问题时,张鄂棠澄清“我是木字底的棠”。他批评“到了科大,就被写错了。和人事处说了多少遍,不知悔改!”

张鄂棠1934年10月生人。196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69年下放到湖北潜江五七干校。直到1973年中国科大来寻才。张鄂棠在中国科大任教至1995年3月退休,曾任教研室副主任,职称为副教授。1994年退休之前,他曾荣获宝钢优秀教师奖。经新创基金会向物理学院核实,张鄂棠先生可能是10年第一位荣获困学守望终身成就奖的“副教授”。

从不上网,但张鄂棠显然自知杀手之名,他数次自污“我恶名昭彰”,也澄清他的课“基本上不会不及格,当然分数也不会太高。我后来不做恶人,改恶从善啦,(因为)没有精神力气。”

张鄂棠先生曾教过794、844、86少、88-90少、9104-9504,退休返聘后还曾教授9512、9514、9602。他曾讲授数学分析、单变量微积分、多变量微积分等课程。1989年时,全中国大学生都在街上“闲逛”,基本停课。张鄂棠照常上课,他威胁学生“我照样要考试的,你爱来不来!” 张老师得意的说:他们最后基本上都来啦,我的讲法是书上基本上没有的,应付考试不容易。

88-90级少年班同学们对张鄂棠老师的回忆大抵类似。肖舒(88少)说:他是很严厉的一位老师,而且非常在乎学生出勤,看见同学没来会去宿舍揪人的那种。她说“我们数学基础好,跟张鄂棠老师非常严谨的教学很有关系,张是3^4时期坚持上课的(少数)老师之一。我们都对张鄂棠老师印象很好,尽管他很严格”。方以涵(88少,宜人贷总裁)哭诉“教过!只记得他教训我啦,因为我迟到,就是进教室晚了一些。” 但这不算最狠的,多位少年班校友证实:张鄂棠曾冲到学生宿舍抓睡懒觉的学生上课。方以涵抱不平“为什么不给张老师评教授?”

郑晓敏(89少)回忆:张鄂棠老师非常严格,考试很多人不及格,60分都难!但张老师既有严厉一面,也有仁慈之处。期末考试往往分数高一些,方便同学们过关,也照顾了科大同学们想出国必须有好的GPA的心态。1990年世界杯预选赛,许多少年班同学看球次日第一节课起不来,张鄂棠目睹很多人迟到,大怒亲自跑到宿舍把神童们拎起来上课。张鄂棠先生上课非常陶醉,眉飞色舞。他非常严厉,堪称杀手无疑,但他对少年班学生真的是爱护有加。喜欢给少年班学生上课,我们回头想想张老师上课质量非常之高。

改恶从善好多年

张鄂棠是否好接近呢?郑晓敏回忆:他一般表情严肃,给人以距离感。即使数学学得好的同学和他也很难混熟。夏羿(89少)说“当初学数学分析十分吃力,每天熄灯之后还在走廊奋战;或在通宵教室熬夜。”在申请留学时,张鄂棠老师写了推荐信,写成拼音是“Eaton”张老师虽然是著名的杀手,“我这样学习平庸者都能混一封推荐信,他实际上对学生和蔼的名声在外啊。”

另有校友在《十年夜雨》一文中回忆,一次在张老师的课上,外面突然飘雪,向来一丝不苟的他笑着让大家提前下课,出去玩雪。文章说,张老师个子不高,微微发胖,像邻家的爷爷。他的板书很清晰,上课极准时,一点一点用最浅显的语言拓宽我们关于极限的概念。他的声音不大,但教室特别安静,坐在最后一排也能清楚听到。

我性格刻板,要成绩统统不行!

这都不算猛料——张鄂棠曾教过的一个班,期中有位科大女生考得很一般。张鄂棠告知这位女孩:大家作业交给辅导老师(助教)。“你不行,你每天上课时单独交给我!”。张老师似乎完全不知照顾女孩的脸面。于是乎,那位女生就怪可怜地每次上课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作业交给老张,再拿回批改后的作业。张先生的做法令人愕然,“当时同学们感觉老张的做法挺绝的”。更逗的是:科大女生向来彪悍,那位女生也挺抗压,期末考了特别高的分数。

张鄂棠是不少学子的噩梦,总能将那些自视老子天下第一的科大学生打得丢盔弃甲,领教过他厉害的人无不痛感要好好看书。

中国科大总有些学霸,他们抱着过年的心情去上张鄂棠的课,比如90少李巨。张鄂棠几乎包揽了所有90级少年班的数学课程,例如数学分析、多元微积分、线性代数、复变、数学物理方法。与“名捕”过招的结果,李巨只在复变上吃了点亏——那门课考了78分。张老师的其他课李巨全身而退,统统拿到优秀。

李巨发现MIT(麻省理工学院)课程比中国科大好整多了!李巨在MIT居然自愿修习了三十六门研究生课!这是核工系博士学分要求的四倍,涵盖了七个理工系(物理,数学,材料,机械,核工,电子工程,化工)、包括其多门主干课程。三十六课全A,成绩单没有B。——如今李巨是MIT正教授、美国总统奖获得者、美国物理学会会士。

9月23日,中国科大困学守望颁奖典礼的重头戏是张鄂棠等终身成就奖致辞。不想张先生一两分钟即结束致辞。主持人刘万东教授意犹未尽,调侃“在评委会时,很多评委虽然已人到中年,仍然记得当年张先生杀手的厉害。您带给好多科大学生痛苦回忆。张老师,您放心这今天是褒义词。您怎么看自己被叫杀手哈?”张鄂棠被强拉上台时说“我对教学特别有兴趣。我性格刻板,那时问我要成绩,不管男生女生,我都不行!”不到一分钟,张老师又走下讲台,全场掌声。

老张很好说话。当新创基金会问“网上没一张您的照片。您给几张照片校友瞅瞅呗”,他立即让人发来了生活照。

中国科大那一代的杀手都很老了,但张鄂棠老了依然很拽。放电话前,老顽童张鄂棠补了一句“我那时年轻,不考虑后果哈”。

 

张鄂棠先生简介

张鄂棠,1934出生,1962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1973年至1995年,任教于中国科大数学系至退休,任副教授。曾于1990年-1991年、1990年-1995年分别教授少年班、近代物理系单变量微积分、多变量微积分课程。于1994年获得宝钢优秀教师奖。

在多篇校友回忆录中,张鄂棠老师都是科大传说中的四大杀手之一,其余三位为倪其道、朱栋培、李百浩。

在MIT教授李巨(90级少年班)博士的采访中,李巨说:“张鄂棠几乎包揽了所有90级少年班的数学课程,例如数学分析,多元微积分、线性代数、复变、数学物理方法。”

中国科大闪电捐赠方式
—您的公益捐赠可获美国与中国个税减免!

1)   微信捐赠:关注微信公众号USTCIF。点击“微信捐赠”即可完成。

手机微信扫描可支付

2)   支付宝账号:

支付宝二维码:手机支付宝扫描可支付

3)   在线捐赠:点击 GIVING.USTC.EDU.CN, 支持全球各银行网银与信用卡。

4)   银行账号

 

户名: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新创公益基金会
账号:1109 1820 0010 106
支行名称:招商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

5)   美国与国际捐赠:Paypal账号:

手机扫描二维码可链接到paypal支付页面:

信用卡方式:点击 GIVING.USTC.EDU.CN, 支持全球各银行网银与信用卡;

支票

您可书写支票之后,通过手机拍照(或扫描)Email发送给我们,不必通过信件寄送,我们期望通过互联网的快捷手段方便您的捐赠。如您对捐赠指定用途如有指定,请在支票或Email标注。

Email:

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USTC Initiative Foundation, USTCIF)是美国国内税务署认可的501(c)(3)免税组织。在美报税(不限于持有美国护照或绿卡人士)之捐款完全免税。

USTCIF's EIN(Employer Identification Number,Tax ID): 27-4542683

Match Gift:多数美国著名公司匹配您通过新创基金会(USTCIF)给中国科大的捐赠。名单与信息点击这里。 您效力的公司如不在其中,欢迎联络我们

附言:“关键学科发展基金”或您的指定项目

关于捐赠目标:年度筹款行动目标是争取5800人(非5800人次)捐赠。争取更多校友支持,比鼓励少数校友反复参与更重要。新创基金会不接受科大校内学生捐赠;建议仍在深造之校友捐赠不超过20元;工作第一年校友捐赠不超过50元。基金会将尽可能检查退回科大在校学生的捐赠,退回年轻毕业生大额捐赠。

截止10月31日上午9:30,已有约2808人通过新创基金会捐赠中国科大,年底前仍需争取2992人参与。

关于“关键学科发展基金”

中国科大“关键学科发展基金”第一批将支持数学、信息科学与技术、计算机科学与生命科学等四学科(学院)的发展,支持引进国际一流青年人才。关键学科网页(含学院规划、院长致辞等详情)正在逐步更新中。

关键学科(学院) 定义原则是:

1)该学科(院系)是中国科大亟待发展的关键且薄弱(或曰有潜力)学科。因资源有限,本着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原则,支持更多能以四两拨千斤的力度带来改变的学科,而非已占据领先位置的学科。

2)学院院长兼具高度事业心和执行力。该院系领导不能仅是杰出科学家,且须是好的管理者,在管理岗位努力作为,愿景规划清晰。

2015年9月至今,新创基金会进行了超50人次调研,前述四学院院长均向理事会通报其学院发展规划。“关键学科发展基金”已通报中国科大,校方领导感谢后问“能保证未来5-8年每年连续支持1000万元吗?”可见学校之期待与急迫。

张鄂棠先生近照

2016-09-22 上一篇: 教一辈子书,能换多少斤排骨? 下一篇: No Mor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