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窝蜂学物理是中国科大的灾难

近日一张《2016年科大各院(系)本科学生进出人数统计表》图标四处流传。

每年四百人学物理?

8月3日,北京大学教授饶毅在朋友圈转发该图。中国科大内部人士证实了数据真实性。该表显示:15级本科新生大一结束后,实有289人选择物理学院。少年班学院内可任选专业不在本表中。据悉15级新生总数约1793人,其余各学院合计1441人。15级少年班学院人数约为352人(1793-1441)。据了解:少年班学院有1/3选择物理。照此推算,中国科大15级本科生竟有289+352/3=406人学物理。

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数字!一窝蜂学物理,必将在未来十年内吞下苦果!中国科大应采取有效措施,扭转病态局面!

400人不包括化学物理(3系,属化学院)、地球物理、空间物理、大气物理(属地空学院)、核学院(核物理,与4系近代物理差别不大)、近代力学、热科学(又称热物理,部分高校称工程热物理)等物理专业。若计入所有物理相关学生,中国科大一年恐怕有近600名本科生学物理,恐怖么?

三人学物理,必有一人脑门发热!

为何这么多本科生报考物理,或大一后中国科大全国唯一的“100%自由选专业”政策转入物理学院呢? 观察得出的部分原因:1)科大物理学院是中国王牌,研究水平已将北京大学、南京大学逐渐甩开。君不见,三年两获常年空缺的自然科学一等奖。而北大物理学院不少骨干来自中国科大,院长谢心澄院士来自科大774。2)物理出国容易!3)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学物理锻炼思维,将来做什么都可以。以后再转行。

除去这三点,多少本科生因为真爱而选物理;多少不计贫富贵贱,愿将物理作为终身追求?多少是随大流呢?

我曾多次参与中国科大招生,目睹了考生追捧物理的怪现状。八年前,某省招生组长(物理学教授)和我感叹:科大为何招生艰难。根本原因可能是(王牌)学科设置的单一。他说我担心“科大正在沦落为中国数理化大学,甚至是中国物理大学啊。”八年后,中国科大工科有长足进步,物理学院也一骑绝尘,扩大了领先优势!

基础学科,直接就业面并不宽广。中美之大,物理直接就业在何方? 我每年接触大量年轻校友,无论在MIT、在香港中文大学还是北京中科院,均有物理毕业生长时间和我探讨对职业生涯的迷惘。他们依照惯性往博士终点滑行。博士帽到手之后,即不知学位等可明确定义的目标在何方?尽管职业选择的迷惘各专业均有,我痛感物理专业尤其严重。

少年班学物理,泛滥成灾

近年来,少年班学院规模扩大(有纯少年班、少年班创新班、00班,甚至自主招生班、华罗庚与严济慈英才班一度置于少年班管理下)。选择物理专业学生尤多。少年班自1978年建校以来,即有学生自由选择专业。我来自9500。前后几年级,少年班(含00班)有至少20%-40%学生选择信息与计算机学科。近年来,少年班有大量学生(若干年份甚至远超1/3)选择物理,而选择信息、计算机与生命学科的学生凤毛麟角。

物理学院与少年班领导:心态宽容开放,惜无治病行动?

最近一年,我曾拜会多位少年班与物理学院领导,转达了部分校友的强烈建议:坐视物理专业本科生规模过大,中国科大未来必将深受其害! 我特别担心这种探讨激怒学院领导,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不少居然赞成我的观点,甚而有人表示,不是未来受害,是现在已受害!

也有学院领导(我的好友)反驳:这么多人学物理,这是市场选择!我反驳:这绝非市场选择。我是林志玲,我貌美如花。全中国一半男人想追我,这是我的过错?自由市场选择嘛!但理性与负责的机构会告诉多数男人:洗洗睡吧,你们中多半只有一位成为我的老公或情人(好吧,哪怕林志玲风流成性,终其余生,老公或情人不会超过50吧?)机构放任每年400位本科生成为林志玲老公candidates厚道吗?

读书不为稻粱谋?

——小议施一公院士之“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

中国科大放任每年400人学物理,已达到施一公院士“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境界。施一公曾指“大学,尤其是研究型大学,是培养精英的场所,不应该把就业作为一个主要目标和导向。他说,清华大学的大学生,从入学开始,就开始接受就业引导教育。对此,他觉得太不可思议。“堂堂清华大学,都要引导学生去就业,都让学生脑子里时时都绷着一根弦——叫就业。”  他认为,“研究性大学,从来不以就业为导向,从来不应该在大学里谈就业。”就业是个出口,大学读好自然能就业,你怎么可以以就业为目的来办大学?就业是个经济问题,而大学是个培养人的地方。”

我十分敬佩施一公院士的理想主义精神与热爱科学的纯粹,惜其想法略超前。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是:在施一公长期任教的普林斯顿与清华大学,均有职业发展中心。而普林斯顿Career Serivce已有104年历史。试问:施一公已是清华校领导,为何不取消清华职业发展中心,其师生校友能摆平么?

读书终为稻粱谋?新创基金会的研究调查表明:中国科大仅有不到10%本科毕业生最终成为教授,约90%必将进入工业界,从“齐家”到“治国、平天下”,培养工业界领袖必然是中国科大毕业生发展的主要目标。

中国科大给予其毕业生(尤其是物理学科)职业发展辅导是合格的吗?请问中国科大哪一位校领导、物理和少年班学院领导、院士与教工,能用量化等清晰手段展现文革后物理学院工业界校友分布(包括毕业生职业与专业之规律、主要流向公司)?或者做过以上努力?能系统发布为物理专业毕业生的职业规划训练?多大比例班主任能清晰的说明物理就业前景?中国科大是否曾调查,有多少学生对盲目选择物理等专业后悔了?中国科大是否调查过:多少毕业生(不限物理专业)在离校之后数年甚至博士毕业开始抱怨中国科大未尽责职业规划之责?

为何不选工科?

很多人认为:学物理锻炼思维,将来可转入任何行业。但现代科学技术,哪一门理工科不锻炼思维呢?有部门学生喜欢信息或计算机学科,但认为前述学科并非全国前三不选择。这是十分短视的做法。回到90年代末,我们在少年班选择专业时,也面对计算机与信息出国拿全奖不容易;全国排名不前的尴尬。但最终9500/95少约90人中有40人选择计算机学科。部分同学抱有的信念是:只为出国没必要,我们自信中国科大的金质招牌,进入任何行业,我们有能力佛挡杀佛,人挡杀人。排名终虚幻,热爱方为真谛。

更多中国科大学生选择工科,还有当年我们不具备的两大优势:

首先,中国科大信息与计算机学科迎来了IEEE Fellow吴枫与李向阳等国际化领军人才出任院长,人才引进快速推进,科研与教学水平持续上升。

其次,信息与计算机学科毕业生国内直接就业前景更光明。中国信息产业以出现华为和BAT等一批巨头,很多创业小公司人才与管理水平已与国外无异。

少年班与物理学院如何变

2014年9月18日,哥伦比亚大学Vice Provost、工程学院教授Soulaymane Kachani访问中国科大,我全程陪同。结束后,Kachani教授向我直言:中国科大物理等基础学科规模太庞大,令人担忧。

一窝蜂学物理,绝不是市场行为。非市场行为体现在王牌学科在校园内有助于主导规则制定。2008年起,中国科大开启少年班与微尺度国家实验室的联合办学,解决微尺度无本科生问题。我曾明确听到班主任与教授转述,有领导认为:这么聪明的学生,应劝学物理啊,学计算机那不是浪费了。

我们十分敬佩物理学院成为中国王牌的成就,成为第一绝非罪过,是功劳!中国科大的全球声望,相当程度来自物理学院。新创基金会也将在未来继续支持物理学院。但必须指出:中国科大其他学科,包括长期弱势的信息与计算机学科,毕业生表现十分优异。以IEEE Fellow、美国大学任教人数与企业家实力论,这两个弱势学科的不少数字仅次于清华、高于北大。而物理专业学生多数将在博士甚至博士后训练后转行进入工业界。新创基金会在调查10年内的工业界优秀毕业生数目时发现其人数与成就已并不占优。

少年班与物理学院如何改变:

1)承认太多人学物理是病,不承认胖是病的人会乐意减肥吗?不少物理学院领导与教授认可这点。我询问:如果物理学院招生规模减少,院士与大牌将反弹吗?他们回答:只要有好学生来,少几十人是好事啊。物理学院后面那几十人状态颓废。“甲之蜜糖 乙之砒霜”。视物理为砒霜,又不屑于到非王牌学科学习的学生给予正确的职业前景,谁说不能成为其他学科之蜜糖?

2)从速建立职业规划课程,对物理与少年班学院教授与班主任的训练辅导。鉴别无物理天赋,仅为排名第一或出国容易的学生,建议其思考学科兴趣,提示物理就业前景。对于少年班学院尤其如此。应警示班主任团队,避免发表学科歧视言论。

作者声明:刘志峰,9500,中国科大新创基金会秘书长。作者有14年校友工作经历,全职约十年。过去四年有三年春节初一开始拜会美国校友。作者是最了解中国科大行业校友分布的人。作者曾推出多个行业调查且与数千位校友保持联络;并发起生命学院、化学学院行业冬令营(或夏令营)。作者与新创基金会研究部同事正就多个行业与学院的职业前景拟定选题,推出更多行业研究报告(包括物理相关职业调查)。新创基金会将继续用行动启发更多物理学院尽早走上职业道路。除了骂,我们承诺将用更多的行动帮助科大!

本文未经新创基金会理事会同意。作者承认:其对校友了解与新创基金会的校友工作平台有关;基金会亦有较多授权秘书长,事事请示者不可能视工作为事业。然而作者深知本文恐将引起领导或教授不快,愿个人承担所有文责,大不了扣工资嘛!

2016-08-22 上一篇: 2016年新生嘉年华在京进行 下一篇: 咨询业苦哇!得拼智商和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