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届一中全会”十周年回望

“一届一中全会”吹牛记,十年回望惭愧否

十年前的今天,13位的中国科大人在北京美洲俱乐部聚会发牢骚,做白日梦加吹牛。牢骚是抱怨科大今不如昔;白日梦是要给科大拍纪录片;吹牛是要让2008级新生学费全免!可笑的是:吹牛会最后陈词居然继续吹:第一届一中全会到此结束!十年回望,吹的两牛皮没成的!但十年前的闲聊催生了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已成为:

——筹款能力最强的民间校友机构: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2006年12月运作。运作9年多,已有全球2.25万人次校友通过新创向母校捐赠约4,000万元;

——全球最活跃的校友服务提供商,创立O2O校友服务产品线、激活中国校友网络开启北美专业校友服务;

——校友研究部与全媒体中心:发布了近十个校友行业研究调查,为科大引爆了一系列风靡全国的媒体曝光。

谨此刊登十年前的会议记录,感谢未止于牢骚而付诸实践的13位科大校友;感恩2.25万次的校友捐赠者!您支持的师生,已经登上哈佛毕业演讲台;走进了大民大会堂,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荣耀。我们为十年后今天更强盛的的中国科大而自豪!是为记。

十年前还有更狂妄的白日梦:周全等曾指出:如果有一天,我们每年能给科大带来上亿元或者1万人的捐赠,哪怕每人一块钱。这都是巨大的成就。至今,新创基金会和校友尚未为中国科大做到这点,惭愧惭愧!目标何止千万里!

2008年8月26日,新创基金会与侯建国校长讨论讲席教授。

2016年6月26日,新创基金会理事会。

新创基金会是这群科大人8月1日聚会后意外降生的胎儿。聚会中,周全等突然主张雇佣专人,推进项目直至2008年9月20日校庆后散伙。蒋澄宇(838)被指定招聘员工。9月2日,周全与蒋华在哈佛大学会面;9月29日深夜,这些校友在清华大学外的紫光集团第二次聚会。两次会议中,周全称“建奖学金等项目不过是高速上跑的车,我们应为中国科大建一条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上跑什么车(项目)都行!”周全坚持:要不局限于校庆、建立一个三十年乃至上百年后仍然存在的组织,为科大建设强大校友基金。

周全坚持催生校友基金的想法令人吃惊,也超越当时众人的心理期待。张树新等都倾向于校友基金的想法太早。但9月29日深夜召开的第二次聚会依然同意了这次富有远见的建议。随后新创基金会降生。

2006-8-1 中国科大校友北京第一次会议

校友帮助学校的两大设想 专业机构的筹建和捐款

时间:2006年8月1日下午4:00-7:30

地点:美洲俱乐部(北京东城区建国门北大街8号华润大厦28楼)

出席人员(均为时任单位与职务):12人

蒋华,772,美国波士顿应用科技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安徽三联集团执行总裁

张云飞,777,亚信科技共同创始人、时任游龙网络科技董事长

张树新 813,联和运通董事局主席

许四清 815,网通宽带有限公司副总裁

周全 773,IDG资本合伙人

章晓华,773,独立咨询师

郭胜利,782,教育基金会、校友总会秘书长

杨光,798,Templeton集团执行副总裁

马扬,788,中科院院士局局长、北京校友会监事长

郭元林 786,紫光集团总裁、北京校友会常务副会长

蒋澄宇,838,协和医科大学教授

吴雪筠,8111,晏雪筠斓时尚创始人

776王维嘉、817张捷缺席但事后捐赠支持。

记录与列席:卞学望(9911,晏雪筠斓时尚公司,吴雪筠助理)。

会议背景(按时间顺序)

今年3月,科大北京校友会换届,以郭元林、张树新、吴雪筠, 蒋澄宇为代表的60年代生人,志愿担起“凝聚爱校校友、追求助校励新”的校友会领导职责,携以其他校友随宜会晤,切磋探讨一些为之授益、行之有效的事业方案。郭元林出任北京校友会常务会长。

张树新提出了以展示多种科大人独立特质与精神共性的系列人物电视节目,辅以网络、DVD、图书等社会人喜闻乐见的媒体形式,在社会上造成“原来这些名人、能人、神人、个人都是科大人!”的传媒影响,从而间接而务实地宣传科大。

吴雪筠基于近年两次返校的感悟,受于校友朋友们“关爱母校,回馈社会”愿望的感染,构思了组织校友义务随宜返校讲座设想,请种种海内外校友在方便时候,为校内年轻学子讲述种种人生见闻、思旅宝藏。由此以校外游子之活水,沐校内幼子之心田。

5月,周全在科大校园徜徉,震感于园内年轻学子们的聪颖气质和纯挚目光,抛却数年来自以为“科大沉沦无救”的固念,遂发泓愿:将以校友捐款设立全额奖学金的形式,赞助有志求学科大的新生。

6月初,郭元林和吴雪筠参加了科大在合肥举办的《中国科大50周年校庆》新闻发布会。过程虽简短、守旧,但空气中渗透着一股科大将第三次腾飞的力量因子。科大校领导表达了借助校庆和国家要求以“科学发展观”、建立“创新型”和谐社会的契机,花大力气,做创新模式,宣传科大“科教报国五十年”的成就事实。

郭元林在郭传杰书记与校友代表的座谈会上,提出投入如此之大的校庆活动,应该由体制外的专业的策划人,做总策划方案,才能一转科大十年来沉默寡言,在宣传上与社会传媒、百姓关注完全脱节的局面。

6月下旬,蒋澄宇、许四清、张捷(817)、吴雪筠聚会,一致认为张树新是体制外科大宣传总策划人的最佳人选。

7月初,张树新、张捷、许四清、吴雪筠等81USTCers代表借返校参加毕业二十周年81级大聚会,和侯建国校长座谈了校友对重振科大声誉的愿望和设想。会上,侯校长的敏睿、豁智和开明给了与会校友莫大的欣慰和鼓励。时间紧迫,许四清协助,张捷起脚远射,将张树新作为社会传媒宣传总策划人的建议踢到侯校长面前。侯校长提议由张树新起草一份传媒宣传的business plan。

7月17日,部分北京校友在张树新的北京办公室内,又与侯建国校长交换了并明确了彼此的想法。张树新重述了科大“人”系列记录片的设想,认为这个设想如果实施,直接受益的是科大,所以校方应该出资覆盖记录片的成本费用,而参与组织协调工作的校友只是作为volunteers。侯校长希望知道此设想的“盘”有多大,并希望在8月底能够给出一个面向校务领导的项目草案。

7月间,蒋华、周全、张云飞三人会晤,在瞄准学校招生媒体宣传突破口、设立有传媒重效的校友奖学金,和创立独具特色的招生面试方面达成共识,并共认张树新为科大校友传媒活动的代言人。之后,蒋华与张云飞一起回到科大,与侯校长和鹿明副书记一起座谈,大家共同的意愿和明智促成了双方对彼此的支持和鼓励。由此,蒋华、张云飞、周全三位学长也知道了在北京,多个校友正在为着同一个目标探讨着。

会议内容

(一)校友帮助科大的两大设想

1、科大学生的精神依然打动着校友。录取到好的学生至关重要。提议为科大招生录取成立专项基金,将减免录取学生学费作为招生工作的有力宣传点。并且提议在招生录取时模仿美国做法,由校友在当地面试学生,提高录取质量,校友用信誉担保避免黑箱操作。初步预算估计500万人民币左右可以做出有影响力的招生。具体问题的研究和筹钱工作还需专人机构到位后进行调研和细化。

2、借助50周年校庆契机,进行商业化操作。以系列记录片的形式,宣传科大历史上有意思的人物,吸引公众的眼球,让科大重新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这些音像产品可成为非常有力的招生辅助资料,在校内也可激励年轻学子的求学、自信,提升科大的知名度和招优生工作。商业宣传将让专业的媒体工作团队来完成,这样可以保证记录片的选人和角度符合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初步预计需要几百万人民币。

(二)达成的共识

1、建立专门机构,以及机构经费的捐款工作

组建校友特别组委会,搭筑校友助校工作实施平台,确立具有实意实效的可行性方案,督促方案的调研,协助、管理方案的实施。建议由加拿大的刘志峰回北京做organizer,并招1-2人协助刘志峰完成校友要求的research工作,进而更大程度上发动国内外校友,为各项事业筹募资金;并且对方案的实施全线管理。

大家估计30万人民币可以建立机构。与会的人员积极捐款。事后,蒋澄宇表示将按照周全学长的设想,在一周内筹集30万人民币以上。并讨论帐号的设立及相关工作。

编辑注:蒋澄宇当场完成了该任务。她当场表态捐赠3万;周全带头“我跟你”。一圈后,蒋澄宇认为总额不够,改口“这样吧,不如我5万”;周全等接话“我跟五万”。当场筹集承诺捐赠约36万元。

2、传媒方面的创新

大家一致认为科大必须跳出俗套,做特色之举,方可吸引公众关注。同时,校友们的举措需要和校方保持互动和沟通,从而保证良好成效。科大精神和关键词需要专业的研究工作。“千人一院士”是个很强的口号。

附录:会议发言记录

会议流水之只言片语,记录有失准确,望谅。

蒋华:这次会议是想为科大做些具体的事情。做有震撼力的事情。科大当年少年班是一个有震撼力的例子。我和周全、张云飞想在招生时采取美国的做法,让当地校友去面试学生,这在美国很普遍。在国内做也许不太现实,可作为一个尝试。

贫困基金呢,每个学校都在做。我们觉得,如果招生时提出能让一半以上或所有的学生上科大均有奖学金、免除学费,那么招生时、媒体宣传时就会很有震撼力。

我上次去学校和侯建国、科大学生处处长见面,聊了聊这方面的设想。侯建国说张树新她们也和学校谈过想法。她们想围绕科大50周年校庆,进行宣传活动,整合媒体传播、电视台、中央台等,做轰动的、能提高科大层次的事情。我于是就想和蒋澄宇、张树新联系一下,想让张树新做科大的形象大使。侯建国是很开明的。学生处的朱灿平(?)说让校友做具体工作有顾虑,怕缺乏组织虎头蛇尾,让工作人员和主管部门比较为难。另外一个是和海外校友基金会如何对接等等。这些机制其实是可以讨论的。侯建国表态说只要校友做事不出线不违规,学校均支持。能够做一次就很好,能坚持更好。校友配合学校做工作不容易,要不设杠杠,全力支持。如果在学校的政策范围内,学校本身也有经费。但要追求招生上的轰动效应,学校做不了。如果费用校友能来cover,学校是很欢迎的。今年香港72万港币收购状元,科大也可以百万基金资助学弟学妹。

周全:我来介绍一下蒋华。他在波士顿生活了20多年。现在回到安徽合肥的民营企业做总经理,折腾两年了。

我离开科大已经很久了。以前对科大基本上没信心了。觉得科大没落了,不好意思说出口。5月份去合肥办事的时候,很高兴看到科大环境很干净,以前念书时环境没那么好。我和现在的校领导都认识。顺便介绍一下我夫人章晓华,773的。

我和北大清华的学生打过交道,觉得科大学生的精神面貌和他们不一样。从学生身上感觉,科大可能还行。科大近年来一直没有多少创新的事。也知道校友的努力后,学校能否有改进,如果缺乏学校领导的配合也是不行的。

得有热心人为科大出力。如果张树新能做科大的spokeswoman很好。吴雪筠很不容易,为了这次聚会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务实一点,哪怕今天做一件事。如为招生成立基金会,看看如何捐钱cover招生费用,需要捐多少钱,能捐多少,捐了钱后如何做research。Research以后能做什么?从长期来说,是要将大家的想法、财力汇总起来。比如美国的一个中学收到的捐款达一个billion。

我们设想的这个基金会和校友会什么关系?我觉得要稍稍独立些好。(校友会是官方的,归学校管)。要想正正经经做下去,就不要理会那些复杂的关系,一步一步做好。

接下来吴雪筠说说想法?

吴雪筠:我先说说我们的设想。张树新和我从2003年开始几乎每年回去一趟,感触和周学长所说几乎一样。尽管生源远不如以前,但孩子们还是很好。科大依然汇聚了很多很聪明、很正、很单纯的学生。我们觉得科大的宣传日趋薄弱、在老百姓中知名度不高,现在光说高精尖的东西在社会上不能引起关注了。在50周年校庆发布会时,我和郭元林回了科大,听了学校的想法。原来宣传科学的春天等概念老百姓清楚易懂,现在怎么宣传能让大家都懂来关注科大?因此我们想借助科大50周年校庆这个契机,不在系统内,而是作为系统外的人来出力。系统内如果做有爆发力的媒体宣传会有顾虑,有思想负担。因此这个任务得有体制外的人来承担。

张树新的想法是:科大最有意思的是科大的校友,应该做一个科大百年多媒体的宣传活动。让专业的机构来组织、采访、制片、和电视台沟通,做成商业的互动形式,这也是宣传科大的一个形式。因此我们开始着手,选了科大的近百号人,这百号人不是绝对的,只是初步的建议。学校方面也提供了50周年校庆的PPT。

至于是不是我们设想的活动还是别的活动,我们的目的都是在于宣传科大,正如周学长所说做一些落在实处的事情。

郭元林方面也有想法,他们设想老少年班的人设立基金资助新少年班学生。这些都是在媒体上能引起关注的内容。所以今天也是和各位聚在一起,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共识。

周全:我觉得你们的设想-杰出校友访谈和宣传,比较controversial,没什么新意。

如果我们真能在招生上改进,会很好。状元招不到没关系。可以降低分数线加面试。校友面试学生后在单子上加上自己的名字,把自己的信誉放进去录取。我不相信科大的师资对少年班培养起了多大作用,关键是少年班本身是个创新。

张云飞:现在的情况是大家的眼球不往科大去。科大能有创新来吸引眼球。

周全:录取是很关键的。当年录取时学校的条件其实也不太好。老师的水平如何不太重要。我们可以吸引学生在很好的环境下互学,在四年的学习中保持这种气氛。招生时建立校友面试、校友负责制、放上校友的信誉,这样可以避免黑箱操作。

蒋澄宇:校友的面试可以增加透明度,放到网上公布,让社会来监督。

周全:杨光觉得捐钱资助招生,提出学生免学费是个很好的设想。我们来看看能捐多少,Research一下,在现在招生1800人左右,学费每人每年4500元的情况下,能筹多少基金来cover 1/2,还是1/3的学生?

蒋华:学校和海外校友基金会方面都有奖学金,差不多能cover一半。

郭胜利:海外校友基金会差不多是每人每年300美元。海外校友基金会设立的奖项有很多,比如优秀教师奖之类的。

吴雪筠:奖学金设立的名目越多越说不清楚,我们就只专攻一项。

张云飞:重点是要形成能对外宣传的东西。

许四清:现在学校不光缺钱,而且缺少awareness。得找一个事情将科大宣传起来。给学生奖学金,其实也是一个awareness。学生来科大是因为科大好。当初张树新她们81级聚会,我们讨论说想做一些事证明科大校友不是乌合之众。我们想推动一个能自己做得起来的事情。

周全:我个人觉得这个主意(宣传杰出科大校友)很stupid。我被选在名单上,很脸红。

吴雪筠:这个名单是私下搜集的,是很初步的想法。

张云飞:严格上说科大最缺的资源是社会上对科大的认知。媒体一提就提清华北大,当年为什么一提起就谈科大!当年很可能是因为少年班、因为科学春天的宣传,科大火起来了。现在能不能造势再让科大火起来?

周全:少年班一直在办下去。以前史丰收办过速算班现在都没音了。但不管怎样,当年的确是在招生方面动了脑筋。现在招生得借鉴美国的经验,向美国学习。如果做了招生的这个活动,我个人可以保证媒体的宣传。

张云飞:我们要有主题能让大家想起科大,如同当年的少年班三个字一样。主要是要造势。

蒋澄宇: 现在大家关心的是毕业生的出路, 能否提科大出国率高,海外校友杰出呢?

蒋华: 那天和科大领导谈到这个问题。现在官方的政策是避免谈出国率。校友可以提,学校不能提。教育部最反感现在人才外流这回事。

蒋澄宇: 怎么能让一个东西和科大联系起来?南大提SCI引用率一下子就知名了。当时南大查了一下,发现他们论文SCI的引用率最高……

张云飞: 北大清华常说院士多,说他们是中国哈佛。其实科大很强,关键是大家不知道。我们还得用几个词将科大联想起来。

周全: 这个话题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我们就变成开party了。我们能不能讨论一下接下来如何做点具体的事情?比如和美国的海外校友基金会接触,先筹一些美金通过其渠道做起来?

蒋华: 我们看能和科大的校友会一起做。但如果要有名人效应,可以由北京带头建立特殊基金。我推荐蒋澄宇和吴雪筠。听说刘志峰要回来了。他是在海外校友基金会比较活跃的一个人。给很多校友做过访谈录,很有思想。可以先让他进来。

周全: 全职干活需要发工资。如果想要刘志峰来全职做,我们要raise money,建立组织,校友电话开会时,有几部电话机,开个小party这样的。这个人还要能organize,能调动别人干活。

蒋澄宇: 我来介绍一下刘志峰。他是9500的,江西状元。他现在加拿大读计算机硕士,但本人的兴趣在媒体上,给科大校友写了很多报道。人很有passion,也有能力。

周全: 那我们可以让他来工作,来raise money。就要这种有passion的狂人。估计一个月需要给他多少?

许四清: 这样的活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不能和别人相提并论,不能少给。也不能从合肥找人。

张云飞: 从校友而言,科大的确是安徽最好的学校。但科大在合肥有些状态过好了。一定不能从合肥找人做。从大的局面来说,地处合肥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偏安的心态。一出安徽就不妙了。

杨光: 我2002年和校友回过一次科大。我个人觉得现在社会对科学不怎么在乎,关注的更多是管理、金融。我想为科大的商学院出点力。看能不能从国外引进商学院的教授。商学院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出很好的MBA、有很好的就业保证。但具体在商业院这事情上,回去谈了后很失望。科大商学院排15名。他们的教学和课程都不是现代商学院的模式,更多是学术研究。校方没什么兴趣,我也较失望。当初我对科大没什么太大想法,也就设想了商学院一个想法,就放下来了。

吴雪筠: 我接触过学校里面的教授,比较守成,有危机感。制度内的事情我们不动它。触及制度内利益,容易引起冲突。我们只能在体制外帮助他们。老百姓在接触媒体时并不关心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差别。

张云飞: 不管是制度内制度外,如果我们做的事情学校不能配合,就犹如隔山震虎,难有效果。

蒋华: 周全还提到,将1-2个校友推进科大决策层。让校友参与决策,提高透明度。前几年这事也有人提过。但校董会还只是设想中的事情,也许08年以后有。

周全: 我们还是一步一步来。先让校友愿意回到科大,一年两次听听学校的工作。先组织一个能凝聚校友的机构。澄宇,你估计招生免学费项目的实现需要多少钱?如果一年有250万美金,够不够?这件事不能拍脑袋,一定得有校友的参与和支持。

蒋澄宇: 现在美国校友约有7000左右。在国内的校友约有20000-30000人吧。

周全: 假设国外校友每人捐100美金一年,差不多吧。国内校友能捐多少?不过国内的捐款每人500元一年也难以保证。这样,国外估计能筹100万美金,国内假设200万吧,就是25万美金。离250万美金还差一半。还需要有每年能捐1万美金左右的校友。

张云飞: 我们可以将符合条件的学生去掉,这样个人认为250万人民币用来招生其实足够了。现有体制内能cover一半,加上学生条件不一,估计250万至500万人民币就可以做得很好,学校和媒体就能有反应。

周全: 那500万人民币估计多久能raise?三个月能不能raise?我们还得research一个方案。我们的目标先是3个月筹集500万人民币吧。 张树新来了,我来讲一下刚才讲的事情。我们提议你给学校做spokeswoman。想找刘志峰全职来筹建基金会。我们想在招生录取方面做文章,你们也有方案(媒体宣传),但我的评价是你们的方案太controversial了,最好别做。比起名单里面的郭沫若,我们差了若干数量级。

张云飞: 每个校友都来捐助,就能做好事情。在美国,第一年毕业就要给学校捐钱。即使捐20美金。就好像交党费一样。毕业典礼时也要捐钱。看重的是捐了多少年,而不是一次捐多少。如果开始没捐,即使以后发财了,一次捐大数目,也进不去校友club。

张树新: 科大缺的是钱吗?

许四清:科大不仅仅是缺钱!哪怕为科大捐1500万也不能解决问题。关键是解决科大的市场可见度。对媒体、家长、学生的可见度。传统说法是地理问题,关键问题是如何改变原来的摊子-可见度弱,缺idea。因为在合肥,学校动力也不足。我们得在提高可见度上有共识。

我同意周全对宣传校友的看法。我们不能提出客观的选择标准。如果是将这个单做项目可以做,至于是否收到效果则不见得。

招生的事情是个循环过程。创新-抢人才-招生是个循环。在校的学生是不是关注减免学费?还关注些什么?学生需要什么帮助?我们得弄清楚。

吴雪筠: 我个人提过让校友回去做讲座的想法。校友能否时常回科大,做讲座讲讲自己的经历?讲座得有活的东西。这个是学生感兴趣的。商业界的人回科大讲座常常爆满。不管什么论题,只要学生能感兴趣就行。 我们提出的杰出校友的list,只是说有这么多有意思有特色的人都在科大读过,去科大读书不是非得要当科学家什么的,不当科学家人生也可以很潇洒。

蒋澄宇: 我刚才算了一下,每人每年4500学费,每年平均招生1800左右。如果每人给2000,大概需要400万人民币左右。学校自己的经费又能cover一半学生。这样800万人民币可以cover四年的捐助。

张云飞: 如果我们能筹到钱,那我们的口号就有了立足点。就能造势。以前的奖学金是对内运作,现在需要对外运作。

蒋澄宇: 海外基金会迄今约筹了60万美金,而筹款最多的98年,筹到了20万美金。当时的说法是爱心助学金。

周全: 我们还是按商业的方法。找专门的人管这个事情,像一个商业组织一样,这很重要。

蒋华: 科大2/3的学生出身贫寒,也许报考的时候就会比较看重免学费这个。我们用奖学金来造势。另外用校友interview也可以来造势。复旦今年就采用了interview的形式。只要能避免黑箱操作就行。

周全: Interview在录取过程中,权重不高,但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把不合格的人开掉来保证质量。

郭胜利: 我们现在招生的时候也看其他学校的分数线。现在还没必要降低分数线。 如果要成立专项的基金,可以挂在校友会下面。校友会本身是官方机构。

周全: 我们先捐钱找人把这个事情做起来,然后来research看能做什么怎么做。

许四清: 我们是不是让树新说一下她的想法,让大家了解一下。

张树新: 3月18号北京校友会改选的时候我去了。雪筠、澄宇我们仨在一起。书记和校长都来了。大家说到每个学校都要校庆,科大怎么做。我们仨觉得科大最有价值的是科大出了一些人物,自78年以前由于北大清华原因,科大过了十年的黄金岁月。这十年一直被大家所怀念。

那天我们仨聊天谈到契机。对外经贸大学本科学生是学经济和金融,毕业后发现本科学数学的反而就业更容易。中国的学校越并越大,科大和他们没得比,并了烟草学院还被攻击。但现在的趋势,纯学术逐渐有意义了。要让家长们都知道,科大是水平很高的院校。

校方说科大学术水平其实不差,关键是品牌传播、认知度差。比如报道多见于地方小报。近年来北大清华得天独厚,他们的学科也齐全。如果能提高科大的知名度,就很好。学校缺钱,校友捐款是很好的事情!

我们觉得科大历史上有很多两面说的知名人物,这上面有说头。很多伟大人物都和科大有渊源。77年以后,少年班是吸引公众注意力的故事。我们要选杰出校友,也是很商业的事情。是要让公众关注下去。如果传播界来关注科大50校庆,形成一些大家感兴趣的认知,是不是招生时就能加分?

我们的名单肯定引起争论。但从商业角度上说有争论才好。只要能经得起两面说。这些人物大家说不行,我认为就很好。越争论越好。这和科大的精神有关,大家喜欢不断争论。这是一个过程,从名单到传播,挑一部分人上商业人物,一部分人上学者,但只要让公众知道这些人都上过科大就行了。学校在总结科大精神:自由、求知。那么如果能总结出校友的共性,是不是就是学校精神?

雪筠很热情,谈到给科大做讲座,凝聚校友感情。我7月回学校参加81级聚会时看看除了我还有谁也要做。

我们要做的事情完全是商业运作。现在的家长就对80年代少年班有记忆。我们没有未名湖但有宁铂这样的校友,就很有意思。科大的50周年校庆的ppt做得很正式,这没意思。我们这个项目最需要的是要有商业的运作班底。我问侯建国能不能覆盖成本,他愿意透过科大校友会来捐助。现在找个独立制片人大概几百万人民币。我上周四经人介绍,联系了一个拍过唐人街系列的知名女编导。她是很理想主义的,对科大也感兴趣。

为什么是这个idea?如果能做成商业运作,只要挂在校友会下面,媒体方面可以自己干下去,不需要校友太多费心。

许四清:这和招生录取都不矛盾,就像一个marketing,一个sales,这两个结合起来做更好。

蒋华:我们还是找专人做。建立北京的机构。有专门的team。刘志峰回来的把握大不大?

蒋澄宇:至少先让他回来做两年。办公地点让学校资助,可以选在科学院的玉泉路附近,一个办公室足够了。

周全: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得有一笔钱,有专人干。不管做什么,都要和学校沟通,既要独立又要沟通。大家现在同不同意融钱?同意的话我们讨论具体方法。怎么融资?什么说头?招三个人干活够不够?三个人的工资如何解决?融到的资金和海外校友基金会的关系如何?

蒋华: 我们可通过美国的海外校友基金会捐赠,美金能免税,但一定要设专项基金。

蒋澄宇:海外校友基金会现在每年轮流选举。参加海外校友基金会没问题。它是独立的organization,免税的,现在每年选10-20个理事,但换人换得很厉害。

张树新:海外校友基金会总额下面是很多分散的基金。我们班捐的班级经费也在下面挂着。很多班级都是。动用起来需要班级表决。

蒋华: 我们班也一样。他们的机制是:指定rule,按照指定rule来运作。 我们需要筹集的资金估计500万人民币足够了。我们给1-3个人发工资,刘志峰的工资加上校友的热情足够能够cover。玉泉路可以提供长途电话和网络么?

郭元林: 这一间办公室和电讯设施我可以来提供。

周全: 我们这次让蒋华或蒋澄宇来做这个事情?这次完了以后就有专职人员了。

蒋澄宇: 场地、电话、住所、一年30万可以set up起来了。先建立这个team,再接着往下做。

周全: 先set up team后再开始做research,可以set up blog或者各种service,问问大家的反响。下次开会争取比这次人多,争取筹备北京地区的校友代表大会。选出一个正儿八经的committee,来捐钱,有专职的人干,我们在背后。我们先一起捐30万如何?

蒋澄宇: 那好,到时我给每人再打个电话,联系一下捐钱的具体事情。北京帐号如何设立?海外帐号如何解决?财务和出纳方面怎么办?

周全: 让所有的校友来参与,是最重要的。我们可以找到名单,通过给校友们打电话的方式来raise money。建立一个call center就可以了。校友可以直接往帐号打钱,也可以直接给check。

张云飞: 刘志峰还有一阵才能回来,这也行。时间上不一定要很紧迫。一来我们要吻合学校的思路。二来,给校友打电话筹钱时要有说法。要把我们的idea polish了。捐钱做什么?细节怎么细化?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招生的事情如何可操作?粗糙的主意把它实现了还需要时间。

周全: 这个定位,得找专业得公司来做survey,调查清楚学校的image。科大在美国当教授约有200人。蒋华说有千人一院士的说法,就是我们招1000个本科生就能有1个两院院士。马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马扬: 科大目前两院院士比例大概时1000人出1人,清华是2000人出1人,北大是1500出1人。北大包括文科,数据还需要调查。他们招生人数是科大的两倍,院士人数比科大少。 目前系统中还没有院士本科院校的数据,还得添加资料库。科大在美国的教授也比清华北大多,是第一。

张云飞: 这个我们可以请专门的公司做。千人一院士,这个idea好做。很strong。等刘志峰on board后就可以做得很专业。

蒋澄宇: 捐款讨论得差不多了,我们定一个timeline让大家捐款。回去我会发邮件给大家,并打电话和大家沟通捐款的细节。另外我还需要和相关方面沟通一下设立帐户的具体情况。感谢大家热情参与。

郭元林: 第一届一中全会到此结束。

致谢:感谢卞学望为新创基金会“一届一中全会”留下珍贵而完整的文字记录。编辑除个别语句做校正外保留原状。由于条件限制,会议无合影。

2016-08-01 上一篇: 2016年第三季度捐赠光荣榜 下一篇: 2016年新生嘉年华在京进行